您现在的位置株洲市华鑫硬质合金材料厂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和平县新闻-黛西札记\大家小曲\李 梦

                            高以翔去世

                              圖:英國鋼琴家李維斯本月初在香港大學舉辦獨奏會 \HKU MUSE供圖

                              月初,在香港大學聆聽我最喜歡的鋼琴家李維斯(Paul Lewis)演奏舒伯特的鋼琴奏鳴曲以及貝多芬《迪亞貝利變奏曲》。時長近一小時、頗考驗演奏者體力的三十三首變奏曲之後,李維斯加演貝多芬《六首鋼琴小品》(bagatelles op.126)的第五首,晶瑩溫潤,若初春月下一番輕舞。我們每每以為,孤傲桀驁的「樂聖」筆下,總是澎湃宏闊的旋律,殊不知,這位不苟言笑的作曲家亦鍾愛歡愉輕鬆的小浪漫,他曾在人生不同階段寫下三套鋼琴小品集(op.33, op.119以及op.126),都是短小精巧的曲目,既可聯篇演奏,亦可獨奏一二,彼此呼引,相映成趣。

                              小品(bagatelles)意指小巧、輕快的曲目,卻並非貝多芬獨創。這個法語單詞有「瑣事」之意,最初以此詞用來命名此類活潑生動曲目的,是法國作曲家兼羽管鍵琴演奏家庫普蘭(François Couperin,一六六八至一七三三)。身為巴洛克風格音樂家,庫普蘭的曲風溫順、華貴,受到當時貴族追捧,卻時常被平民聽眾批評為矯飾膚淺。如今我們聆聽庫普蘭為羽管鍵琴而作的小品,確能覺出數百年前人們對於其甜美曲風的質疑並非無理可據。他的那些時長不過數分鐘的小曲,通常沒有什麼大道理好講,每每興之所至、自在隨性,與貝多芬等後輩作曲家創作的同類作品相比,不單曲風簡單,意境亦淺,不求深沉,但求片刻歡愉。

                              說起來,貝多芬那數十首鋼琴小品,受曲目形制所限,雖無可能如交響曲或弦樂四重奏那般立意宏闊深沉,卻不僅僅甘做餐後甜點。樂聖筆下的這三輯鋼琴小品,每輯均自成一個小世界,輯內曲目要麼結構相仿,要麼首尾相銜,甚至可視作其大型作品的「預演」或熱身。有學者曾以「實驗性」來形容貝多芬小品的特色,認為其小曲或小品體量雖小,立意卻並不小,往往與其後來創作的大型作品形成因果或互補等內在關聯。的確,貝多芬寫作此類型曲目的時候,並未固限於「小曲」原本的語意,而引入音色對比、樂句情緒對抗等手法,一改溫柔不爭風格,渲染情緒,呈現出浪漫主義曲目的鮮明特徵。食材雖相似,有人溫煮慢燉,有人明火辣油,口感自然迥異。

                              貝多芬之後,「小曲」增添浪漫意味,及至法國浪漫派作曲家聖桑(Saint-Saëns)以及二十世紀匈牙利作曲家巴托克(Bartok),此類型作品愈發呈現多元風貌,開合起落都明顯,情緒亦豐沛,不再是庫普蘭當年溫順模樣。尤其是巴托克,其對於匈牙利民間音樂的探索,不單體現在他那些頗具知名度的弦樂四重奏以及羅馬尼亞舞曲中,在其《十四首鋼琴小品》中,亦不乏例證,例如單音音樂、左右手不同調式,以及彈性速度的頻繁運用,等等。意大利鋼琴家兼作曲家布梭尼曾稱讚巴托克這十四首小曲子是「真正的新東西」,因其以並不繁雜的方式,在傳統與現代音樂之間,找到一條巧妙的通路。由此可見,不同時代的作曲家不斷思考的所謂「創新」,不僅僅非要寫出一部足以與華格納歌劇或布魯克納交響曲比肩的大部頭作品,於這些玲瓏別致小曲間,亦可窺見一二。

                            今日关键词:为母校捐赠10头猪